追蹤
私の屍を 越えてゆきなさい
關於部落格
(原 世代傳承)隨手雜記、心得感想、同人創作、衍生設定等的放置地
  • 441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通靈王】短篇B





「午安。」拿著一把用紙包起的植物,有著姣好容貌的男子對著在面前的弟弟打招呼。 『午安,今年比較晚?』跟男子有相同面孔的青年歡喜地回應著,褐色的及肩短髮隨著頭部的動作飄逸著。 「有些事耽擱了…來,這是你想看的天堂鳥。」彎下身將手上的東西拿給對方就近觀察,棕紅色的過腰長髮輕輕地撫摸著地面上的綠草。 『這就是天堂鳥?我還以為它會是鳥的模樣呢?』端看了好一會兒,仰頭帶著有些失望的語氣講著。 「呵…你還真有想像力。」帶著不具壓迫的輕笑,男子邊坐下邊取笑那如同孩童般的童稚想法。 『…我只是以前沒機會看嘛。』賭氣的撇過頭,青年有些不高興地說著。 『那個…大家都還好吧?』過了一陣子,他才慢慢地轉頭問著自己想知道的問題。 「應該算好,雖然奮發丘溫泉旅館的生意有點冷淡。」回想了一下,男子說出最近借住所的營業情況。 『這樣啊…不過我想,安娜一定有辦法讓旅館渡過難關的。』表露出信賴的神情,青年堅定地說。 「就是因為那樣才麻煩,因為我們這群免費勞工肯定會被操到全身酸疼的。」裝成一付腰酸背痛的樣子,男子苦笑地道。 『說的也是,現在有點慶幸我不在那了。』輕鬆地說著,卻忘了說出口的是會讓聽者心痛的內容。 「這不是什麼直得高興的事!」無預警地用力的吼著,只因為他想起了青年會以這模樣存在的事由。 『啊…對不起。』發現說到一直令對方在意的事,開口說出了道歉的詞語。 「不,我才是。」驚覺自己的失態,男子有些陰沉地道歉。 過了一會兒,他將自己的右手伸過去,打算握住青年的手。 察覺到的青年不做任何抗拒的動作,只是默默地讓對方牽著。 而發現青年並沒有拒絕自己的舉動,不自覺地握得更緊,兩人十指交纏在一塊。 「道蓮目前在日本這邊的大學社團教中國武術。」男子如同往常一樣,開始簡述分散各地的眾人近況。 「確冰…不,轟隆轟隆他則是回到北海道研究蕗草的改良工作。」 「那個黑人,前些日子開始在電視台擔任跑龍套的配角。」 「小個子在他家的公司上班,不過時常被叫過來幫忙。」 「只在旅館工作的除了我以外,還有飛機頭、怪醫與兩個被你們收買的小鬼,而安娜依舊是凶悍的老闆娘。」由於掩飾自己心情是他的拿手功夫,所以無法從那低垂的頭跟平板的語氣得知他現在的心情。 『大家都過得不錯…啊,那他呢?』聽到友人們的現況,理應安心的青年卻在發現少了一個自己十分掛心的人時,表現出了少見的著急。 「那孩子現在在出雲修行。老實說,他比你好教多了,雖然個性跟你一樣散漫。」想起徒弟兼半個兒子的男孩,難得地由衷說出讚賞的話來,雖然後面依舊還念了幾句。 『這樣啊,看來我真的不用再為小花他擔心…』瞇著眼回想自己兒子的模樣,有著孩子茁壯成長的愉快跟子欲離巢的空虛。 「葉。」出聲喚著面前的身影,男子一本正經的叫著自己『半身』的名字。 『嗯?』再度望向自己的兄長,青年的臉上滿是疑惑。 「生日快樂。」換上笑臉說著,雖然那笑帶有哀傷的氣息。 『!…你也是,葉王。』短暫的愣住,然後以同樣的態度回覆對方,但卻還多了一些憐惜。 「下次…到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等。」男子慢慢地站起身來,約定著下一次的相會。 『嗯。』青年跟著爬起身來,沒有異議地答應對方的要求。 「時間也差不多了…那再見了。」不捨地放開那隻手,男子有些難堪地說著離別的話語。 『多保重,身體要自己好好照顧,不可以一直把麵包當主食喔。還有替我向安娜、萬太、蓮、轟隆轟隆、龍、法斯特還有花問好…』聲音隨著影像的漸漸模糊,而顯得越來越虛渺,唯一不變的是那溫柔的微笑。 作為依憑媒介的鳥群轟然散去,徒留各形各色的羽毛在青空裡緩緩飄下。 「我會帶著你喜歡的緋紅楓葉過去的…在你忌日那一天。」憑空出現的火花將手中的花束燒掉後,男子抬著頭望向鳥兒飛去的方向這麼說著。 …我倆一同增加一歲的這一天,還有以後的每次誕生日,我都不會再錯過的,等著上天要讓我過去你那邊的那一刻為止。 …那時候,我會在路上提著引路燈等你,然後我們再一起去靈魂歸去的地方吧。 在那一日來臨前,我會好好活著,所以你不用擔心了。 在那一天到來前,你要好好生活,這樣我才不會操心。 因為我想和你在所有的來生中,依舊能以雙胞胎的身份誕生於世,而這次我們一定在一起到永遠…直到這世界毀滅為止。 (終) ====================== <後記>  臨時寫的雙子生日文,卻把其中一隻先弄死了,自己也認為這樣不太好吧(苦笑)  原本是有想過另一個題材的文章,但是覺得那篇會比現在這篇還要難懂,所以就改成寫這篇跟某一篇預定要在某個人忌日貼出的有關連之怪東西。 (葉月望 寫於2004年5月13日子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