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私の屍を 越えてゆきなさい
關於部落格
(原 世代傳承)隨手雜記、心得感想、同人創作、衍生設定等的放置地
  • 441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通靈王】短篇3





嘆了今天第十七次的口氣,留著一頭烏黑長髮的男子停下腳步並輕敲自己肩膀。 不是真實的身體酸痛,而是對於找人這種小事居然遲遲無法完成的這心態-焦躁不安的,才讓內在心理影響到外在生理。 …對了,這一、兩個禮拜還真的很少、很少與他好好地在一起過…在人行道旁的矮牆隨意地坐下,開始回想最近與同居人相處的印象。 早上起來的時候,不見應該還熟睡在身旁的他。 不同以往自己所做的西式餐點,餐桌上擺好對方擅長的和式料理作為早飯。 偶而在休息時的聯絡電話中,那不同於以往的慵懶語調與而代之的匆忙態度。 下課後的晚歸跟回家時的立即睡倒,這些不尋常的舉動也似乎持續了一段時間。 也許是自己這段日子工作莫名地多,所以才會到今天這個難得的休假日才會注意到這件事。 勉強地將心思拉回現實,看似不經意、但又像是蓄意地往後撇了一眼,星型樣式的耳環也隨此動作發出金屬碰撞時的聲響。 就算是無法看見的盲眼同胞,也可以感覺到在他回頭的那一瞬間,出現在樹叢、轉角、招牌、甚至是電線杆後的晃動黑影。 雖然週遭的似人物體可以能以百個為單位來計算,但對於自己這個天生王者而言,這些視線根本不算什麼。 …好吧,確實有動過讓這些凡人成為肉餅或焦炭的念頭…男子在心底偷偷承認。 對於那群人心中詭異又庸俗的想法,他實在做不到裝成不知情,因為那些心聲不斷地湧入。 煩躁,這是此刻心中不停向上升高的負面情緒。 …但是可不能付諸實行啊,不然『那個人』肯定會親自持刀與自己以怒相向的…一想到這,男子發出第十八次的憂愁聲。 就這樣沉靜了好一會,他總算穩下心並整理好情緒,雖然似乎還處於低落狀態。 正當他立起身來,要繼續今日出門的目的時,有個急急忙忙的身影朝男子衝過來。 過於大的衝擊力道,讓他很不容易地才穩住身子,並沒有沒形象的倒地。 正想藉機訓話來發洩時,卻發現今日一直莫名錯過的目標物就在懐中。 從胸前傳來多日不曾好好感受的熟悉氣息,那對琥珀色的水靈朣绊--充滿驚訝與歡喜--望著男子。 跟自己有一樣容貌的少年正穿著橘色連帽外套,裡頭是對方貫穿的白色T恤與綠色長褲。 臉上有著因為剛剛跑步所產生的紅暈,戴著橙色耳機的細柔頭髮也有凌亂。 …好可愛喔!!…看到這樣的誘人景象,不禁使他有將眼前的雙胞胎弟弟立即『疼愛』一番的強烈想法。 「啊啊啊!!!」不過對方不解風情地放聲大叫,在不小心地轉頭看了一眼後。 抬起頭順著視點看去,赫然發現可媲美非洲象大遷移的人群,正浩浩蕩蕩地從少年跑來的方向追來。 當機立斷地抓起親弟弟空出來的左手--因為右手正拿著一包牛皮紙袋,展開跟馬拉松沒啥差別的逃難路程。 美其名是滿足好奇心、實際上是人類本有的八卦天性,讓兩人後頭的列對,就像遇到糖的螞蟻一般,越聚越多。 在路上,男子一直用眼神示意少年把妨礙跑路的不明紙包扔掉:因為不想在看到對方為了撿那個東西,而差點落難的緊急情況再度發生了。 然而,回給他的是一次次猛瞪--『不要!』;令自己真想不顧一切地叫出持有靈來,好好地找個四下無人的地方來問候一下。 在經歷了數小時的耐力賽跑後,男子見少年的體力有些不支了,於是他再次望向對方,給予最後的暗示。 只見這兩人僅用眼神交流,便發揮出雙胞胎特有的默契,在幾乎一致的時間點煞車、急速右轉後再開。 趁人潮還在約數十個腳步遠的遠方,衝進一個頂多能讓機車通行的狹窄巷弄裡。 人群興奮極了,終於可以知道自己一直在追逐的是什麼人物,雖然大多數是不明究理的跟著別人跑。 但是他們的期望落空了,因為擠得跟尖峰時間的電車一般的巷子,並沒有那對有著相同長相卻不同氣質的養眼美人--即使兩個都是貨真價實的男人。 眾人失望的低頭離去,因此沒有人注意到在那條巷子旁的大樓上有著什麼。 男子一腳踩著大樓頂樓的圍牆,在確定所有追蹤者都散去後,才轉身走向在一旁休息的少年。 想以哥哥的身分對弟弟嚴厲地告誡一頓;但卻想半身與戀人的身分好好地安慰對方--為莫名其妙被不明人士地追逐的恐怖經歷。 正當他還在思考該用哪一種態度時,回復正常呼吸頻率的少年卻先行動了。 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再以本人無自覺有多麼吸引人的燦爛笑容,將剛剛手中抱著緊緊的密封紙袋遞給了男子。 「聖誕快樂,這個給你。」 一向精明的男子,露出十分難得的傻楞表情,有些發抖地從對方手中接過給自己的禮物。 …圍巾?而且這麼看都像是手織的?…在少年的熱切注視下,他小心翼翼地打開紙袋,拿出當中的內容物--有著星星圖案的紅圍巾。 看著邊笑著說「做得不夠漂亮,希望你不要介意…」邊幫自己圍上圍巾的另一半,男子不做任何思考,直覺地就抱住面前的人兒。 少年先是訝異這樣的舉動,然後在聽到他所吐露給自己的耳語,也臉紅地回抱了自己的親哥哥。 雖然不知不覺下起的雪,漸漸地將原先五光十色的熱鬧城市染成純潔的白色,也同時標示了天氣的嚴寒。 但對於這對正忘神地交流彼此氣息的兩人來說,絲毫無影響。 這是個發生在聖誕節前夜的小小插曲,屬於眾人安穩的平安夜之溫馨且熱情的事跡。 <後記>  寫完了嗎?我寫完了嗎?真的嗎?萬歲!!(因廢言過多,被不明人士毆飛)  (扶著腫起來的臉頰)…這次短篇系列主要是在寫自己對於麻倉雙子的魅力之詮釋,也同時想挑戰對話禁用的境界跟第一次的親熱部分;不過由於個人的惡趣味,所以用了很多動物方面的比喻,希望不會因此破壞整篇文章的感覺(?:前提是有嗎?)。  雖然在最近常對朋友說自己最不喜歡的通靈角色是本篇主角之一的葉王,但是在文章的寫作上還是常常以他作為描寫重心,這可算是一種人的矛盾吧?  在此感謝一些不願具名的網友們,謝謝她們在在下寫作時適時地提供建議。最後再度申明一下,這篇文章是送給Vicky樣的聖誕賀文,不提供任何的轉載申請,請各位網友自重。 (最進大概用不了家中電腦的葉月 寫於學校 時:2003/12/1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